中新網大理5月7日電(郝亞鑫 劉露彥 李斌)進入五月,雨季即將來臨,雲南大理和臨滄交界處的深山裡,變得更加潮濕和悶熱。武警雲南總隊大理支隊的李旭飛像往常一樣來到執勤點,與戰友共同守衛西電東送標誌性工程——小灣電站安全。在這裡,這位“80後”“無私奉獻標兵”與大壩為伴,堅守了10年。
  從“逃兵”到守壩勇士
  1986年出生的李旭飛現任大理支隊六中隊司務長,是一名守衛小灣電站大壩的骨幹,但剛入伍時,他曾無數次想離開既苦又累的當兵行當。
  2004年12月份,李旭飛應徵入伍來到大理支隊,作為一名剛走出校門的學生和家中獨子,一下子融入部隊高強度的訓練和緊張的生活中,讓他感到難以適從。“當時覺得實在受不了了,很想離開部隊回家過逍遙自在的生活。”李旭飛7日告訴記者,經歷一段痛苦的調整期後,他才漸漸適應警營生活,在戰友的幫助和支持下,重拾信心,並立志在警營乾出一番事業。
  後來,李旭飛瞭解到班長的老連隊是駐守在遠離支隊198公里負責小灣水電站的六中隊,那裡由於壩區氣候炎熱,空氣潮濕,不少戰友因長時間在小灣工作,導致內分泌失調,甚至患上了關節炎、偏頭痛等慢性病,但班長成熟穩重而不失剛毅言行舉止,讓他心生敬意。
  “艱苦的地方,我去。”新兵訓練結束,李旭飛告訴班長,他希望成為守護小灣電站大壩的一員,做一名守壩勇士。
  萬家燈火 守壩情深
  在小灣電站,巍峨的大壩兩側是延綿空曠的月亮山,駐守在這裡,只能以大壩為伴,以高山為伍,“80後”李旭飛在這裡踐行著他的守壩諾言,十年如一日地書寫著他的“人壩情緣”。
  小灣電站位於雲南省大理州南澗縣與臨滄市鳳慶縣交界的瀾滄江上,距昆明455公里,是西電東送的標誌性工程。壩區附近條件艱苦,但事關萬家燈火明暗,是需要重點守衛安全的地方。2007年1月,六中隊按照上級要求在距離中隊18公里的岔馬點增設執勤哨,負責查驗進出施工的人員和車輛,以防不法分子偷盜建築材料,確保國家財產安全。
  當中隊徵詢大家意見,誰願意去時,李旭飛第一個站了出來,中隊安排他和4名戰友來到了岔馬執勤,並由他擔任執勤點負責人。岔馬附近沒有一戶人家,喝水要到5公裡外的村寨去挑。在偏遠的哨卡,生活保障顯得更為重要,李旭飛每次去集鎮採購,天不亮就得步行出發,山路崎嶇沒有路燈,冬天更是大霧瀰漫,能見度不足3米,時常會被石頭絆倒,被荊棘刺傷。但不管怎麼,他都儘力變著花樣調劑好執勤點的伙食,讓執勤的兄弟們吃好。
  為了減輕戰友的執勤壓力,李旭飛還主動擔負執勤任務。2008年的一個深夜,一輛滿載水泥的貨車被正在執勤的李旭飛攔下查驗,司機將一個裝有萬元現金的信封往他手上塞。他嚴詞拒絕並果斷扣住車輛,迅速向中隊值班室和電廠保衛科報告。經查實,該車出場手續不全,司機企圖將貨物占為己有。李旭飛的及時制止,避免了國家財產的損失。
  “這些年的日夜相守,讓我覺得自己已跟小灣電站大壩結下了不解之緣。”李旭飛說,他會繼續留在這裡護衛電站安全。
  遲來的愛情 給不了幸福的歉疚
  28歲,人生最美好的年華,生活在喧囂城市中的年輕人大多已談婚論嫁或已婚。而對於深山裡守壩的李旭飛來說,戀愛似乎有些飄忽,甚至是奢侈。
  作為家中的獨子,李旭飛的婚姻大事一直讓父母放心不下,探親休假時,父母總張羅著為他相親,可每當女方聽說他在偏遠艱苦的地區工作,之前的好感就煙消雲散。多次相親失敗,父母的擔憂,讓他倍感壓力。
  愛情的不期而至總是讓他覺得有幾分意外,今年年初回家探親時,在朋友的撮合下,李旭飛認識了楚雄老家的一位小學老師,誠實憨厚的李旭飛贏得了姑娘的芳心,彼此情投意合。但歸隊後,兩人只能通過書信和電話聯繫,成為了中隊名副其實的“電話戀人”,備受思念的煎熬。
  “每天在電話里,她總是對我噓寒問暖,真的感覺很幸福,可苦了人家,我常年駐守在這大山裡面,真的不知道如何給她幸福”李旭飛坦言,長期的分離讓他對女朋友充滿內疚,也對這段愛情感到迷茫,不確定有情人是否能成眷屬。
  悠悠瀾滄江,錚錚衛士情。青春短暫,但閃光的足跡、美好的回憶、純真的戰友情卻是彌足珍貴,正是那一群不畏艱辛的士兵,堅守著千家萬戶的燈火通明。(完)  (原標題:80後武警深山守水電站十年 遇愛情卻無法給幸福)
創作者介紹

中大學生報

wd81wddt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